您所在的位置: 连江新闻网 >> 文学艺术 >> 正文

君当如兰(君子兰)

http://www.ljxww.com  2013-08-16 16:01:58   来源:连江新闻网  【字号

  我对兰花的倾慕,最初缘于儿时唱的歌曲《兰花草》。多年以来,我时常从那优美的旋律中向往着“满庭花簇簇,添得许多香”的美妙场景。于是,每当幽静独处的时候,想到兰花,似乎总有兰香袭来,隐隐在身边萦绕,这种美妙的感觉一直陪伴至今。我甚至觉得,兰花已经滋长成为我生命中的一部分了。

  “秋兰兮清清,绿叶兮紫茎,满堂兮美人。”诗人屈原的咏兰诗形象生动地描绘了兰花曼妙动人的风姿。在渺无人烟的深山之中,生长着丛丛兰花,那挺立的枝条间,花发朵朵,兰叶碧绿,飘逸修长,淡雅的清气暗香,如诗一般地浮动于天地之间。兰花的美,美在幽独,她独立于群芳,气质清新而不俗。

  自古以来,兰花代表着一个美好的寓意,便是君子之德。她立根天然,追求独立的风格,成为格高韵胜、清幽有节的象征,始终为历代文人墨客所景仰,并将其君子之风、君子之气贯入诗歌与绘画之中,寄情言志,抒发胸臆。

  李白有诗:“为草当为兰,为木当为松。幽兰香飘远,松寒不改容。”董其昌诗云:“绿叶青葱伴石栽,孤根不与众花开。”当年,孔子怀才不遇,归途中见到兰花独茂,不禁感慨,“兰当为王者香,今乃与众草为伍。”然而,贵为王者之香,兰始终是沉静的,她生于野逸,甘于幽谷山涧的清贫,芬香从不张扬,花瓣质朴清淡,她无视世间浮华,在幽深沉寂处,无拘无束地自由绽放。而我最喜的便是茂绿枝叶间的兰心,那一点清雅,那一份孤傲,仿佛看遍世间种种冷暖之后,依然未染纤尘,独具风韵,任云卷云舒,依旧宠辱不惊,忧喜皆淡然。所以,“兰生幽谷,不因无人而不芳,君子修道立德,不因穷困而变节。”

  想到兰花,我总要想到宋代连江诗人、画家郑思肖的“露根兰”。郑思肖在宋亡后,满怀爱国之痛,决不做二臣,不当元朝顺民,甘于贫困潦倒,退隐山林。他善于画兰,以残笔斜墨画兰,笔势拙大简逸,寥寥数笔,便尽显兰花清雅馥郁的气质,在他笔下的兰花茎短花幽,但有舒展之姿,他的画疏根简叶,且根不着土,飘在空中,人问其故,答道:“土为番人夺去。”他画的无土之兰,寓国土沦丧,亡国之恨,蕴含思宋之情,将满怀壮志难酬的激愤之情,落笔纸上,意气横生,“露根兰”成为千古佳话。这露根之兰,便是画家刚正坚强的灵魂。当卑躬屈膝降元的县令陈礼厚颜无耻地上门求请为《墨兰》润色时,郑思肖在《墨兰》上挥笔题云:“纯属君子,绝无小人,深山之中,以春为天。”当陈礼逞威胁迫,郑思肖随手将画投炉焚毁,面对奸邪的权势威逼,他一身傲骨,斩钉截铁地说:“头可断,兰不可得!”这便是君子不肯趋炎附势的磊落胸襟,也是兰花甘于清贫、不畏权贵的气节,正所谓君当如兰,兰如君子。“怪石与丛棘,留之伴香祖。可叹所南翁,画兰不画土。”这是清末民国初年的著名书画家吴昌硕在一幅署名“缶道人”的兰花画卷中的题画诗,表达了作者赞赏郑思肖忠贞爱国的殷殷之情,也是对郑思肖传兰之质的最好评述。

  “深山终老伴斜阳,傲立孤芳王者香。宁可魂归幽谷绿,何曾浊染世间黄。蒙尘宝剑壁中挂,埋没金簪雪里藏。春去秋来皆寂寞,不与明月说沧桑。”这是我为兰花撰写的七律诗。我敬仰的兰花,始终是持有傲骨的君子,傲立孤芳,具有王者风范。一个人,人生可能不成功,可能不得志,但是决不可辱,更不可得。在人生路上,总有起起落落,春去秋来的时光侵蚀,也会潦倒也会有沧桑,但是,君当如兰,兰之精神是决不同流合污,永远独立而高洁,这也是君子应当持有的骄傲气节。兰花,始终代表着一个洁净高风的境界,一颗不可亵渎的清心。

  或许有人会问,兰花乃野逸之花,幽谷无人,兰香究竟为谁呢?我想,这不重要,兰的傲骨是孤独出尘的美,她不因无人而不芳。这样的芳香,才更加隽永持久。立于俗世之中的你我,也会时常被忽略,被冷落,被埋没,因为不是所有努力都能得以认可,不是所有的梦想都会实现,崇尚多年的完美也许真的没有。但是我们内心的修为一定是属于自我的,纵然世人的眼睛都看不见。在尘世的浮华面前,在利诱或困惑之间,让我们秉持君子之心,像兰花一般,活得纯粹,真正活出自我。即使在寂静贫瘠的角落,在阳光无法抵达的地方,也能志洁行芳,自由绽放。

  长在远山的光阴,多么遥远,而兰的芳菲无处不在,兰的精神一直留存。这么多年过去,我也一直幻想着,有一天,能够笔墨含香,慢慢长成一棵兰的模样。

相关新闻