您所在的位置: 连江新闻网 >> 文学艺术 >> 正文

我和你(何宗敏)

http://www.ljxww.com  2013-08-16 16:05:25   来源:连江新闻网  【字号

  我身上什么都没有!真的。

  你说我有,我有头上的风,眼前的云,脚下的土。

  高山之巅,你说我有,有的是无边的狂野,放纵的思绪,翱翔的自由。

  悬崖之端,你哭着说我有,但我有的是低贱的窘迫,自卑的鄙夷,猥琐的口袋。

  名山之隅,你深情地呢喃:“你有的,你有的。”我有,有的是坠落的快感,粉身的刺激,流血的痛快。

  我就站在地球最为壮观的天桥之上,这就是梦幻中的步仙桥呀。这桥是探进你们心窝的眼,是牵着的手,还是缠着的舌?但你们不管,你们就这么独立于苍茫大地,不惧巍峨群峰,就那么傲然漠视,呆呆地立上千百万年,却不寂寞。

  我真想贴在你们冰冷的石壁上,灵魂飘荡在石缝之间,皮囊化作你身上的鞭痕,尝尽风的挖苦,雨的鞭笞,而我也将和你们一样的坦然、沉稳,呼吸于云海之中,沐浴于皓月之华,对望于黑暗之星。任飞鸟将种子种在我的心坎之上,然后围我歌唱;任世人走进我的血肉之躯,然后抬头惊呼。

  是的,我很想;但我不是你,我还是我!

  我没有你的铮铮铁骨,我卑微地蜷缩在世俗的角落,走不出生活的琐屑;我没有你的傲岸胸怀,我尴尬地徘徊在嘈杂的车流旁边,连探身而入的勇气都没有。所以我什么都没有,什么都不是。我就是仰望你的俗人,只能虔诚地把一点水浇到桥旁的那朵无名花的根处。

  轻轻地倒入,静静地看着,感受那水渗透我的肌肤,融入我的血液,淌进我的五脏六腑,荡涤无谓的追求,追求的得失,得失的悲欢。

  是呀,也许这就是你存在的价值,我又何必是你!

相关新闻