您所在的位置: 连江新闻网 >> 文学艺术 >> 正文

记得那年秋天

http://www.ljxww.com  2013-12-09 21:59:43   来源:连江新闻网  【字号

  记得那年秋天,刚收割过的麦地上,一对对的脚丫,在麦秸秆上奔跑,漫天都是燃尽了的麦秸灰还有我们纯真的欢笑;呜……一个扎着马尾辫的小女孩哭了,她被土块砸到了胳膊,很大的一块,一个男孩停了下来:“叫你不要来的嘛,别哭了,等下麦秸秆堆里烧的红薯都给你,你就别哭了。”女孩用手臂捂着眼睛哽咽着。男孩跑开了,头也不回,因为他看见了她嘴角的微笑。远处,收购麦子的小贩吆喝着,熙熙攘攘地围着一群男男女女,讨价还价。

  记得那年秋天,甘蔗地上,堆起来等待收购的甘蔗像一个个小山包,山下面一群孩子在捉迷藏,角落上有一对青涩的少年,背对着背,女孩羞涩的刘海,男孩青葱的平头,聊着什么。山上,一个少年啃着折掉头和尾的甘蔗,望着天空,为什么星星怎么数都数不完呢?依稀听到呼唤的声音,男孩坐了起来,顺手把甘蔗塞进了甘蔗堆里,两步三跳下来,跟伙伴们招着手,大步流星地朝着微弱的灯光跑去。

  记得那年秋天,校园里的梧桐树下,少年长大了点,低着头,摆弄着脚下的石头,望着隔壁班的窗口。窗里,一个亭亭玉立的女孩,捧着课本,把头埋得更深一点,不想跟那个被老师叫出来罚站的人的目光对上,但是还是忍不住会回头看一眼,他还在吗?在干什么呢?老师的粉笔在黑板上敲得叮当直响,同桌突然站了起来,女孩吓了一跳,忽闪着双眸看着同桌回答问题,心跳得好快,讲台上的老头眯着双眼,轻轻地点着头。

  记得那年秋天,学校的篮球场上,几个跳动的脑袋奔跑着,跳起,投球,打足了气的篮球被拍得噼啪的响,路灯下,看书的男孩停了下来,推了一下眼睛,望了一眼球场,叹了一口气。抢断,传球,抢篮板,纷飞的汗水,忘了去擦,哔哔……宿舍管理员终于忍受不了了,一个个身影消失在迷蒙的夜色中,深深的喘气,躲在角落等待。

  记得那年秋天,学校公告栏前,一双双认真的眼睛,在密密麻麻的公告里寻找熟悉的名字,希望快点看到,又有点害怕,像在爬楼梯的时候期待遇见心底的那个女孩一样。终于,看到了,再看一遍,拨开人群,身体像上了发条一样,可是他没跳起来,旁边角落里,有个女生在哭泣,声音怎么那么熟悉,是她!男孩不由自主地挪了一下脚步,抬起的腿又缩了回来,像往常一样,抓紧了拳头,转身,然后走开。刚才的快乐烟消云散了,默默地回头,又一次选择远远地望着。

  记得那年秋天,望着桥头,一个越来越近的身影,“阿爸,都说我行李多了,你还一定要来接我。”“哎呀,嫌爸爸老啦?你什么时候还坐在爸爸肩上去散步呢,哈哈。”颠簸的小路,三轮车被踩得咯吱咯吱的响,背影,佝偻了,双鬓,斑白了,只有那熟悉的声音,念着熟悉的唠叨:“隔壁那个二蛋,年底也要结婚了。”

  (林郁芊)

相关新闻