您所在的位置: 连江新闻网 >> 文学艺术 >> 正文

当母亲的心

http://www.ljxww.com  2013-12-17 20:16:21   来源:连江新闻网  【字号

  写给亲爱的希宝

  五年前的今天下午,妈妈听到了你的第一声啼哭。于是,我见到了你——一个襁褓中的婴儿。你是那么的娇嫩,眨巴着眼睛,瞅着这陌生的世界。你是我们家的新成员了。

  你一天天地长大,爸爸妈妈却一天天变老。

  还记得你五个多月时,第一次发高烧,爸妈着急得快要哭了,守了你一夜都没合眼。当你烧退了,我们的心才落下地来。

  还记得你长第一颗牙时,妈妈还以为是饭粒呢。

  还记得你刚走路时,那蹒跚前行的模样。

  还记得第一次带你到海边,你玩得可欢了。

  还记得刚上幼儿园,你总是和我念叨:不去上学,就在家里。

  而如今你长大了。你已经是中班的小朋友了。你有了自己的想法。许多时候你总会提出自己的意见,带上一句:“好吗?”让人不得不答应。

  你有了自己的兴趣爱好,每回上街,你总是央求妈妈去书店,尽管你识不了几个字,但丝毫不减你对书店的热爱。

  有时你像个懂事的大孩子,妈妈说腰酸背痛啊,你也煞有介事地帮我捶捶捏捏,然后歪过头问:“好点了吗?”记得那天傍晚,妈妈到学校接你,回来的路上,居然下雨了。妈妈只带了一把伞,我把伞打开,给你,让你扛在肩上,你躲在伞下。突然雨下大了,雨点打在脸上,有些疼。我对你说:“这雨下得可真大啊!”你忙把伞撑高,两只小手紧紧攥着伞柄,说:“这样妈妈就淋不着了。”你知道吗?妈妈那一刻好感动,好想告诉全世界我有一个爱妈妈的好儿子!

  但有时你也很任性,批评你了,你还不以为然。妈妈希望你在慢慢长大的过程中,逐渐不任性,能控制自己的情绪。

  今天你过生日了。看你迫不及待地吹蜡烛,真是只小馋猫!分蛋糕时,你把第一块蛋糕给了你的好朋友,而不是自己。妈妈为你高兴,你的心中有他人呀!过了生日,你还记得把作业完成。我亲爱的希宝,生日快乐!永远快乐!妈妈爱你!永远!

  生命之重

  突然想起一个问题:你生命中最重要的是什么?有人说:我生命中最重要的是老婆,执子之手,与子谐老。有人说:我生命中最重要的是耶稣,我的上帝高于一切。有人说:没有最重要,我生命中很多都是最重要的。

  那么我呢?我现在的生命里最重要的是儿子。从宝宝呱呱落地开始,我就变成了一个母亲,一个人生中重要的角色。成了母亲,关注的事情也不一样了,上街看到别人的宝宝,总会想起自己的宝宝。有了妈妈群,几个妈妈在一起总有说不完的话,而话题的中心始终是宝宝。孩子不在身边的时候总觉得缺了什么,没有他的日子,牵挂的心情如涟漪在心里一圈圈地荡漾。

  工作再累,心里再烦,只要看见他一脸的天真,听见他那天籁般的呼唤:“妈妈!”一种幸福感就包围了自己。乌云也变成了彩霞,一片灿烂。现在他能说会道了,我们之间的交流更丰富了。下班回家,他会向我汇报情况,开头必定是这样的:“妈妈,我今天……”或者“妈妈,我刚才……”我若回家看不到他,我问:“宝宝你在哪里啊?”他会循声而来,说:“妈妈我在这里啊!”

  小小的他也有些忧愁:“妈妈不要去上班。”“我宝宝不要剪头发啊!”

  小小的他很会发现:“妈妈,电视里的那个阿姨哭了!”“那个哥哥从洞里爬出来了。”“爸爸的衣服脏脏了。”“阿姨的衣服好漂亮啊!”

  小小的他有很多疑问:“阿婶,这个床铺是你们家的吗?”那时的他正在他婶婶的床上蹦来跳去。“狗狗跑到哪里去了?”“爸爸到哪里去了?”“妈妈,这是什么?”他指着图画问我。

  小小的他要求多多:“爸爸,买螃蟹给宝宝吃吧!”“妈妈,画唐僧吧!画猪八戒,画爸爸,画烟花,画好多好多的鱼。”“妈妈,我要写字!”你要为他准备纸和笔,可结果他把自己的手脚当成了写字板,布满了他的杰作“蜘蛛网”还一脸骄傲地说,“妈妈你看,宝宝的脚脚变成这个样子了?”还不忘展示他那迷人的微笑。

  小小的他还会自我安慰,当他吃到最后一样东西时。他就说:“没有了,都被宝宝吃完了,明天让爸爸去买。”当他看到下雨时,就说:“下雨了,没有雨了,有太阳了,宝宝再去玩。”

  小小的他调皮捣蛋,但从不推脱罪责。一日,不慎把表哥的头砸破了,问他,谁扔了?“宝宝扔的。”婶婶家的鸡蛋被他磕了一个,问谁把鸡蛋弄破了?“宝宝弄破的。”

  就是这么一个小精灵,活泼、机灵,每天都会给你惊喜。呵,我生命中的宝贝。

  母亲的幸福

  睡前,希宝向我描述他今天在学校吃肉包子的情景。我说,妈妈真想看看你那狼吞虎咽的样子。可似乎不大可能。我不可能天天时时陪着他,但我牵挂他的心都在。将来他长大了,必然要远走他方,追求他的梦想。而我能做的,只是在心里为他默默祝福。他需要的时候,我出现在他身旁。

  由此又想到了我的母亲——一位典型的劳动妇女,不知为何,提笔写她,总有些热泪盈眶,也许是因为在我们的成长中,妈妈的艰辛付出得太多太多,而这一切都印在了我的心里。如今儿女已长大,不能陪伴其左右,每一次带希宝回去做客,母亲总显得特别高兴,神釆飞扬地忙前忙后。哪怕是今天她有些不舒服,儿女归来的快乐也把这些不适一扫而空。而离别时,她总显得惆怅,有时还会像个孩子样掉眼泪。我知道那是她不舍。自古伤别离啊!每当这时,我总会装作若无其事的样子告别,告诉她:放心,我们有空一定多回来。

  再看日夜陪伴我们的婆婆,年轻时忙着照顾儿女,年老了又照顾起孙子媳妇来。这一生她都在为子孙忙碌着。贵的衣服鞋子舍不得买,买菜一毛两毛地讨价还价;可给我们买起好吃新鲜的鱼肉,却一点也不心疼。时常见她端详着希宝,也许把孙子养得白白胖胖就是她最大的幸福。

  孟郊说得好:“谁言寸草心,报得三春晖。”如果说父亲是一座山,那么母亲就是一条河,一条流水潺潺的河,流淌着对儿女的爱。

  (陈游宾)

相关新闻