您所在的位置: 连江新闻网 >> 文学艺术 >> 正文

孔丘与毒树(滕祖陶)

http://www.ljxww.com  2014-06-24 09:56:53   来源:连江新闻网  【字号

  阳春三月,风和日暖,万物皆复生机,柳绿桃红迎风初发。流水似布帛抚岩畅流,白露似玉珠触叶而泣。

  孔丘见春色盎然,便唤来众弟子齐往踏青。一路上弟子们高谈阔论,好不热闹,孔子亦欣然而笑。

  众人爬上高山,于溪水旁席地而坐。子贡见溪流旁长着一棵树,只见那树:根若虬龙,叶如细针,枝似枯骨,伤痕遍布。心中大惊:“这是棵毒树!”乃快步走近孔子,弯腰皱眉,曰:“先生快请起,有毒树长于路旁,恐您大意,被其伤了!”孔丘却面如止水:“不必,我早已看见了。”说罢,只是轻抚琴弦。

  子贡见孔丘不为所动,遂告其余弟子,望共劝先生度安危而远毒树。

  子路听闻,二话不说,抽出随身佩剑,意将其伐倒。

  子由见状,忙止之,劝曰:“毒树虽毒,亦有生命,不应毁之。”言毕,俯身寻残枝荆棘,欲制篱而围。

  孔子听闻弟子言论,眉头微皱,长叹一声,竟抚操起琴弦来。只闻那曲:如珠落雨玉盘,露凝于叶尖,风吟于幽谷,马嘶于山崖;又似鸟雀轻鸣于耳畔,泰山崩毁于眼前。

  众弟子闻弦音,无不哑然。唯子路面有不耐之色,不停摆弄佩剑。

  一曲终了,弟子们如梦初醒。颜回欢呼“先生好曲!”忽然瞥见子路疾步向前,手中佩剑寒光。颜回大喝一声:“慢!”夺其剑,抚子路肩,曰:“树虽毒,其也存于世,是有其长,刀刃之利,虽能伤人,亦可自卫;毒虫虽毒,虽能伤人,然可为药;毒树之长,乃可入药而医人,不可伐。”

  言迄,孔丘笑而抚须,欣欣然道:“颜回所言乃我所思也!”说罢起身,面众弟子:“天下之大,有名垂青史如尧舜,亦有野草无间如布衣。不同之处,乃孰扬其长而避其短。如琴曲之道。”孔丘欠身指琴:“其弦长参差不同,若六弦齐长,则何律可言?修身,治国,平天下-----无非避自身之短,扬自身之长,为国为民,竭心尽力,如此尔尔!”言毕,端坐于毒树旁,操弦而奏。

  众弟子对视,无言,微笑。见溪水似布帛抚岩畅流,观白露似玉珠触叶而泣,闻弦音如高山流水曲折急缓,心中默叹,以为妙绝。

相关新闻